未铭桑

备考ing
一条懒惰的杂食咸鱼( ’ - ’ * )

我就想找那种《同学关系》里白鹄x秦岚(白鹄攻)的那种文,怎么形容啊。。。。。就没人喜欢这种感觉的吗?

实在不行就只能自己撸了。。。

致歉+点梗

啊!我亲爱的盆友们哟~
这段时间三次比较累所以没有更新真的很抱歉。
而且真的没想到我这样一个ooc短小更新迟缓的咸鱼居然会有人喜欢。真的给了我各方面很大的动力。
值此新春佳季,小的给各位拜年啦!!!😘😘😘
顺便来一个点梗吧,除了车我都尽量满足。
最后还是要感谢各位了,新的一年继续加油!♬︎*(๑ºั╰︎╯︎ºั๑)♡︎

献劫(四)上

原著向(我尽量)
献舍prao
晓星尘复活*
剧情走向不定
话痨
第一次写长篇,不坑但更新频率不定
以上









     “晓道长,”
    

     好容易争取到自己如厕归后的薛洋缓缓挪回了房,终于有了安静歇息的时间。这静下来后薛洋才想起查看先前这“本尊”留下的伤口,果然愈合了,薛洋松了口气,随后开始思考这接下来的打算。
     打算来打算去,薛洋心里却是没什么底:他前世无恶不涉又天资绝顶,方的了赏识成为那为祸四方的祸害,要不是晓星尘。。。
     晓星尘?!
     此时薛洋才忽的想起这晓星尘的出现。此处本该是个穷困僻远之地,这晓星尘怎会无缘无故跑到这来?不仅如此,薛洋的眉不经意间皱了起来。这晓星尘竟是怎样复活的?不禁灵力肢体回复如初,甚至双目都奇迹般的复原了。
     正当薛洋靠着床柱苦恼深思时,那给了他莫大疑惑的人恰好一步步走了进屋里——带着他最讨厌的汤药。
     “回来了?穿趁热把药喝了。”
     薛洋闻着那白瓷碗里泛着黑的棕色汤水,胃里不禁一阵痉挛。端着碗的人也不催他,就静静的把碗举到他身旁一动不动。望着那拖着碗的手——此时指腹已被热度温出了红色,显得白中透红,练剑磨出的茧子处显得有些突出。
     薛洋心中叹了口气,接过了药碗,一个抬头便一气儿喝了个精光。苦药下肚,这下子满嘴都是浓的要命的苦,饶是薛洋耐得住却也不禁挂上了一张“苦瓜脸”。
     晓星尘看到这,心中顿是一跳,笑了出来——虽然只是一个抿唇的笑,不失道家温雅之风。“我这有些糖,陆公子若是嫌汤药苦,可以吃一颗稍以缓解。”
     听到糖,薛洋的眼立马亮了起来,只是言语间依旧注意了分寸,“那便多谢道长了。”说罢,便迫不及待的接过对方手中的糖,扔进嘴里。
     硬糖嚼起来有“嘎嘣,嘎嘣”的闷声,甜意也随之散于口腔之中。薛洋咬着糖,靠在床上眯起了眼,实在是好不惬意。
     晓星尘看了那人,笑着叹了口气,温声道,“陆公子既无事,我便回了。”说罢,便转身欲推门,温文尔雅,何等风仙道骨。
     ——薛洋,好玩吗?!
    晓星尘的背影背着光,似是恰好与记忆中那个双目流血的人重叠。这一眼猛然让本放松的薛洋心漏跳了一拍,方才未完的思绪,顿时滚回薛洋的眼前。
     薛洋连忙开口道:“晓道长,”
     晓星尘闻言停下步子回过头来,
     “此地是个僻远的小村落,晓道长这般地位,为何要来这?”



TBC.
———————————————————
这周会多更一次。。。大概(||๐_๐)
还有更新频率貌似定了?每周日,好的,我一定遵守(并不)。

献劫(三)下

原著向(我尽量)
献舍prao
晓星尘复活*
剧情走向不定
话痨
第一次写长篇,不坑但更新频率不定
以上




     晓星尘轻轻推开了隔壁客房的门,不久前蜷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团子”此时已换下了沾满血迹和灰尘的衣服,正在床上安静的睡着。
     孩子大概八九岁的样子,小小的脸还没长开,虽然很是瘦弱也依旧能依稀看出一副可爱稚气的脸。孩子大概是受了太多苦,又被打的不轻,此时睡的格外沉,一对小眉毛微微蹙起似乎是不太舒服。
     晓星尘见状,轻轻在他身侧蹲下,伸出右手用食指温柔的抚平那眉,左手则轻轻抚着孩子的头,眼中一片柔情与疼惜。
     “碰!”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的晓星尘手下的平坦又“打了个结”,又是温声细语了一会儿孩子才安静下来。
     “怎么回事?”晓星尘心中有些奇怪。
     而当他打开门的一瞬看到呲牙咧嘴扶墙挣扎着踱步的陆铭轩——或是说薛洋时,心中可以说是十分惊讶了。
     “这位公子,你伤还未好,这时出来是做什么?”
     薛洋此时的脸简直黑的肉眼可见:他只是想看看那臭小孩儿顺便上趟茅房,结果孩子也没看成,还撞到了晓星尘对着别人柔情泛滥。
    晓星尘蹲下身的时候薛洋恰巧路过,只是还未等敲门便从一旁微敞的窗子撞见那柔的让人沦陷的眼神。一瞬间,薛洋的身子在春天感觉到了刺骨的冷。它是那么温柔。
     ——可惜,不是对他的。对薛洋来说,它不是安抚情绪的珍宝,而是心口的一把带着冰霜的剑,越是柔情,刺得越痛。
     而正当薛洋叹完气打算去茅房的时候,好巧不巧的被一块翘起的地板绊了一跤,“啪”的摔在地上。而腹部的伤,也理所应当的加重了。
    
     “唉!我怎么这么背啊!”薛洋忍不住喃喃道。
     “公子下次可千万莫要乱跑,不然指不定哪天又加重了伤,”晓星尘听了薛洋的话嘴角忍不住挂上一丝笑意,又不住提醒薛洋,在得到了后者并不走心的答应后终是停下了“伤员养生”的讲话。
     “对了,贫道姓晓名星辰,可否知道公子姓字?叫来也方便些。”
     “啊。。。陆铭轩。”
     “那么陆公子,这段时间请多指教了。”
     “。。。请。。多指教。”

     “对了,陆公子方才是不是想如厕?我来扶你去。”
     “啊。。。那个不用了。。。”
     “没关系的,走吧!”
     于是,在相隔十数年后,与晓星尘的再次同处生活终于在薛洋匆忙的拒绝热情帮助如厕的晓星尘的这一刻,开始了。




TBC.
—————————————————————
终于开始渐进主线了,由于个人文学素养有限,要是有严重ooc请一定告诉我,谢谢!
顺便推荐《寻梦环游记》,贼好看!❤



献劫(三)上

原著向(我尽量)
献舍prao
晓星尘复活*
剧情走向不定
话痨
第一次写长篇,不坑但更新频率不定
以上









     薛洋是在飘着药香的头昏脑涨中醒来的。
     突如其来的光线晃得他赶忙眯起了眼,五官一下子皱成一团。
     “噗嗤。”
     一声轻笑忽的在薛洋耳边响起,薛洋微微睁开双目,头向旁歪去便一下子撞见了那双星辰般的眸子和微抿的嘴角。
     薛洋有些发蒙。
     晓星尘本已止住了笑意,见他望着自己傻愣,笑容又攀上了嘴角,
     “看我作甚?对了,你的伤不是很重,养个把月自然就没事了,不必担心。”
     言语间,那抹笑意始终荡漾在嘴角,就着雪白的道袍,亮的直刺薛洋的眼,荡的薛洋下意识的想要逃开。苦涩无声息地蔓延。忽然,心中突地停了一瞬——
     “那。。。那孩子呢?!”
     薛洋急的一个起身,牵动了胸前的伤口,顿时面部扭曲的又倒了回去。这一下吓得晓星尘赶忙把笑意敛了,赶忙上前检查伤口,
     “你那么急做什么,我又不能吃了她,”油皱着眉头责备道:“你身体长期不得营养,又受了伤,可千万不能再动了,知道吗?”
     薛洋收敛起脸上的表情,木然地望向眼前的人“他既不识我,那我留在他身边几日,也无妨吧?况且,”薛洋心中一转,“况且那孩子也要调养,身体好了好送走。”
     想罢,终于说服了自己的薛洋终于彻底放松下来,闭上了双目,嘴边轻飘飘的道出一句话,
     “那便多谢道长了。”
     说罢,便渐渐平了呼吸,迫不及待的陷入了睡眠。毕竟此时的他,只是一个普通凡人,精力实在跟不上。
     晓星尘看着眼前快速进入梦乡的少年,又想起别屋还有个半死不活的小孩子,心中顿时劳累了几分。但不知为何,这份劳累与充实竟是格外熟悉,好似。。好似回到了那时。
     想到这,晓星尘心中顿时感到一股强烈的压迫与痛苦,赶忙顺了口气,定了定心神,去照顾隔壁房里那个“小祖宗”。
 




TBC.
———————————————————
那个,晓星尘只是碰巧遇到薛洋而已,薛洋的伤是被店里的人干的请放心。
还有剧情走向随遇而安,究竟是BE还是HE就看缘分了。

    

献劫(二)下

原著向(我尽量)
献舍prao
晓星尘复活*
剧情走向不定
话痨
第一次写长篇,不坑但更新频率不定
以上









     男人的死似乎使剩下的人惊呆了,一瞬间竟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前一秒还热闹的不行的屋子里竟是出现了一丝可怕的宁静。
     “兄弟们!上啊!给老大报仇!”
     不知是谁忽然吼了一声,这一声好似点起了人们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将本被吓退了些的凶意尽数逼了出来,甚至更甚。一个个红了眼,尽数冲上,就要把薛洋围进圈中。可惜薛洋始终处于备战状态,虽然站的随意却没漏出丝毫破绽。此时双眼微眯,身形仅是一晃便越过几个男人——他清楚自己的目的,救那个孩子。
     可惜就当仅差几尺时,薛洋硬是被两根木棍挡住了路,
     “没办法,只能先解决臭鱼烂虾了。”薛洋心中叹了口气,无奈的想着,一个晃身便冲入“人墙”,打了起来。
     说起来他也算幸运,这身体原本的主人虽然看着像个文弱书生,身子骨却并不差。薛洋暗暗试了试这身子的灵力,竟出乎意料很是丰盈。看来这陆铭轩幼时若是拜入道家今日也必占一席之地。
     薛洋正想着,手中菜刀灌上了灵力更是虎虎生风,不过片刻便杀到了圈中。那孩子似乎还没恢复意识,小小的身子缩在染血的衣服里令薛洋也心生怜意。
     用余光扫了下身后,大汉们瘫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声此起彼伏,
     “没杀你们就不错了,还好意思叫?”薛洋心中一阵鄙夷,将菜刀随意插在了地上,蹲下身子,伸出双手探了探那孩子的脉搏,
     “还好,命大。”
     薛洋长嘘一口气,放下了心,两手小心翼翼地抱起那孩子缓缓站起身来——
     “噗嗤——”
     薛洋身子一下子僵硬起来,他机械低低下了头:一把剑穿过胸口,剑尖还闪着银光。随即剑锋拔出,薛洋身子晃了晃,自胸口袭来的疼痛瞬时蔓延全身。
     视线,模糊了起来。薛洋努力转过身子,想去捡那地上的刀,忽然,只见一道剑光闪过,冰清玉洁,霜气傲然。
     随着眼前的人悄然倒下, 薛洋不禁瞪大了以逐渐失焦的眼睛,想要看清那执剑的人。终于,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薛洋终于捕捉到了那人模糊的面容:
     肤白胜雪,眉眼如画,一双眼眸似汇有万千星辰;一身素白道袍,一手执剑,明月清风,风仙道骨。薛洋对这模样再熟悉不过,此时岂会认不出这人的身份?
   

      “。。。晓,晓。。。星尘?咳!”
     说罢,薛洋终是抵不过巨痛,跌进了一片黑暗。



TBC
——————————————————————
啊啊啊啊啊真的炒鸡抱歉!!!
这么久没有更新对不起!!!
前段时间太忙了加上懒癌一直没倒出时间更新,我也真的没想到会拖这么久.·´¯`(>▂<)´¯`·.
请原谅我!!!
然后最近没有那么忙了(大概)然后我会坚持周更的!请监督我!(๑•̀ㅂ•́)و✧
这周还会更一章,道长终于开始出镜了,剧情也开始走了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内啥。。。文应该是周日更完这章。然后因为最近积极响应学校号召,参加了两个作文竞赛所以。。。可能会更慢一些(没脸)然后写一些短篇混更。
最后问一下更新的话是分多次更一章一周一整章还是周末一篇大粗长比较好?

献劫(二)中

原著向(我尽量)
献舍prao
晓星尘复活*
剧情走向不定
话痨
第一次写长篇,不坑但更新频率不定
以上

   

  薛洋的一声怒喊伴着猛然被踹开的房门显然使屋子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因此当薛洋将目光投进房内时便看到十多个衣着简陋的大汉围成一个圈,有的手里还拿着棍子,一个个弯着腰,脑袋又齐齐瞅向自己。那感觉可以说是非常尴尬了。
     仅愣了一下,里面以为身量较高的大汉直起身子。这人长的还挺有特点:鼻翼旁长着一颗不小的黑痣,让本来长的挺凶的一张脸显得有些许滑稽。这人提起手中的木棒直指向薛洋,道:
     “你个毛头臭小子是哪里冒出来的?!没见着办事儿呢吗?”
     薛洋挑了挑眉。
     “趁老子还没发大火,赶紧给我滚蛋!”那人见薛洋不动,又喊了一声。说罢便站直了身子,动也不动,仿佛是要看着薛洋离开此地。
     “要我离开?呵,说的到简单。”
     薛洋嘴角扬起戏谑的笑,眼中的杀意越聚越浓,好似马上就要漫出来。眼前的众人看薛洋的样子不像是要退,纷纷直起身来,握紧了武器,眼神也凶狠起来。此时那方才被男人们挡住的身影方出现在薛洋眼前: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此时已经满身是写,血红的衣服也破的不成样子。小小的身子在地上缩成一团,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格外的可怜。薛洋心中一颤,
     “我妹妹当初被你们折磨到死,今天如果我没来她也会是同样的下场吧?”
     边说便看似漫不经心的向前着踱步。气氛紧张到了极点,那些人看到薛洋手中隐隐握着什么,都握紧了武器准备起来。突然,一声嘀咕打破了这层氛围,
     “这不是那个陆什么轩嘛?!”
     “陆铭轩?”
     “对对对!就是他!那个爹把闺女卖过来的内个,错不了!”
     ................
     .................
     那个脸上长痣的男人也似乎想了起来,眯起眼讥讽道,
     “哟~没想到啊,这叫‘士别三日,如隔三秋’?那个亲眼看见妹妹被杀的怂包也会来报仇啦?!哈哈哈哈哈!”
      闻言薛洋的脸又黑了几分,脸上笑容非但不减,反倒是咧的越来越大,可真是满分的灿烂笑容——当然,是在忽略掉那可以杀掉人的眼神的情况下。
     “那可要多谢夸奖了。”薛洋眼中寒光一闪,猛地冲上前去——
     男人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撞到了身后人的身上后便整个人软了下去,再也不动了。
     一刀毙命。
     剩下的人眼见着薛洋甩着那沾着血的菜刀,轻狂一笑,
     “谁来?”

TBC
————————————————
内啥,我一定把下篇补上这个今天必须发!

献劫(二)上

原著向(我尽量)
献舍paro
晓星尘复活*
剧情走向不定
话唠
第一次写长篇,不坑但更新频率不定
以上

     薛洋拍拍衣服,提起那沾血的菜刀便推开房门离开了。原本破落的木板随着“嘎吱”一声,终是不堪重负倒在了地上,刚好压住了男人尚余热度的尸体。
     出了门,附近竟是没有一间房舍,只能看见远处有几处模糊的影子。此时正是清晨,薛洋想起自己那“血淋淋”的脸,赶忙抬起袖子擦了擦,无奈那血大部分已经干了,只得用水洗掉。四下望去,竟真在不远处找到了一条小河。薛洋边走边观察着身边的环境,觉得有些眼熟。
     河水很凉,薛洋的手刚伸进去的时候甚至微微抖了一下。捧起水,冲洗了几次脸,污渍也冲的差不多了。薛洋低下头,映入眼帘的不再是那张扬俊俏长着虎牙的薛洋,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脸:轮廓挺拔,眉眼如画,亦然是一位翩翩的俊俏公子。最为不同的是这脸的左眼角点着一颗泪痣,平添了一抹媚意。
     薛洋左右端详这脸,看来看去许久方作了罢。一张俊俏的脸,让原本极差的心情有了些许转色。薛洋甩了甩手,站起身来甚至颇有兴致的给自己束了下发。又照了照镜子,薛洋才跺跺脚,向远处的村落走去。
     薛洋正在这路上走着,忽然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哀嚎声。随着越走越近,哀嚎声也愈发响亮起来,最终扎根在一间“酒店”前。说是酒店,其实远远谈不上,至多只是一间面积较大的破木屋罢了。“这就是陆铭轩妹妹被卖的店?也太寒酸了。”薛洋撇撇嘴,心中暗暗替那未曾谋面的“妹妹”深感痛惜。
     只听那哀嚎声此时依旧不断在耳边回荡,但较于方才,竟是弱了不少。“大概也是想那妹妹一样被卖来的穷人家,”薛洋暗想,“快要被打死了吧?”果然,那呻吟声不久弱了下来,渐渐听不见了。听到那呻吟不见,薛洋心中竟是一颤。这一颤,竟是让薛洋吓了一跳。见死不救本是他前世除了杀人和嗜糖外最常做的事,那时无论何种情况都不曾出现过心慌意乱的情况。而现下,一个未曾谋面的凡人被夺性命却令他的心一下子慌乱起来。这是薛洋从未想过的。“修道之人,当为天下众生鞠躬尽瘁。”一张面色略有苍白,俊朗的缠着白绷带并常常带着微笑的脸忽然浮现于脑海。
      “该死的!晓星尘,看你干的好事!”
     薛洋咬咬牙,啧了一声终是忍不住踹开了门,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
     “里面的废物们都听着,你们小爷来了!”
薛洋愤愤道,“敢让小爷我动怒?等死吧!”
   


——————————————————
对不起!!!学习真的好忙,最近身体还出了问题没能写文真的是抱歉(虽然知道没什么人关注啦),最近作业也是真的多,我争取周末勤奋一点吧。
🙏🙏🙏

献劫(一)下

原著向(我尽量)
献舍paro
晓星尘复活*
剧情走向不定
话唠
第一次写长篇,不坑但更新频率不定
以上

     正在薛洋坐在稻草上发呆之时,破旧的木门突然间被人一脚踹开。那可怜的门板几近倒下,只留板底的一角紧紧抓着土墙,依旧垂死挣扎着。薛洋听到踹门的响声微微一怔,抬起头来便对上了一双充血浑浊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是一名身量不高的中年男人,身上挂着几件破麻布简单缝就的衣物,接口处有的已被男人肥硕的肚子挤破了口,不仅如此,那衣服上还隐隐有些深色的痕迹,不知是什么染了上去。
     此刻男人目露凶光,浑身散发出劣等酒水和汗液混合起来的臭味,极其冲人。薛洋定定的望着他,忽然咧嘴一笑,这刚想着该杀谁,这不就送上门来了?想罢变不动声色的将手移向散落在旁的一把菜刀——这大概就是用来做献舍的。男人瞪了一眼薛洋,嘴角一撇,竟是极其讽刺的挑起了嘴角,
     “哟~今天居然敢那眼睛看我?胆子涨了?哈哈哈哈哈!”
笑罢,眼神忽的可怕起来,
     “就你这么个连婊子都打不过的废物有什么资格那你的狗眼看我?!看见老子回来还敢坐着,给我滚开!”
不等他吼完,人便一把上前提起眼前人的衣领,却见那人神色依旧平静,眼神中甚至还有不少戏谑的意味,登时火冒三丈,举起另一只拳便要打下,只可惜,眼前的人已不是那个软弱的书生。杀人,对薛洋的上辈子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年幼时的惨遇也无不比这恶劣,此时岂会然一个满身横肉,酒气参天的粗汉打到?
     只见薛洋左手紧握,猛地向眼前的胳膊关节处砸去,只听“咔嚓”一声,男人便一下子松了手,抱着胳膊痛呼。薛洋稳住身形,向前进了一步,抬起右腿一脚踹在那臃肿的腹部。男人本就醉酒,又受了伤,重心本就不稳,因此一下就被踹倒在地上,倒在那满地陶片的地上。
男人一声哀嚎,破口大骂道,
     “陆铭轩你个小崽子敢打老子?!你那破烂妹妹的教训还没明白?敢打老子?!嗬!老子艹你大爷的奶奶!”
     “陆铭轩?”薛洋心中一动,“看来这身体是叫陆铭轩没错了,妹妹。。。他该不会是为了。。。?”想罢,薛洋猛地提起那早已握于右手菜刀,抵在男人脖子前,
“说,我妹妹怎么了?”
     说着,手中的力道又加深了几分,与刀刃相接的地方隐隐留下了血迹。那人显然是甚至有些不清了,此时竟没显出一丝畏惧,仍然不知死活地哈哈大笑,
     “哈哈哈,内个小崽子啊,不是被我送到隔壁村的黑店里当婊子了?前天被艹死了,现在啊恐怕是变成过路人碗里的肉汤啦!哈哈哈哈哈!”
顿了顿,又道: “昨天不是当你的面剖的?脸上血还没干透,现在就忘啦?”
说罢,似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散出一阵恶臭。  闻言,薛洋心下顿时了然。纵是恶毒如薛洋,也未曾料到会有人下劣凶残到这地步。
     当面看着至亲被分尸。想罢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恶寒。也难怪这陆铭轩哪怕舍弃魂魄也要报仇了。于是眼神一凛,
     “大叔,我可不是那个什么轩,敢犯本大爷我?哼,”薛洋一声冷笑,“您可见鬼去吧!”
执刀的手猛一用力,随着男人陡然瞪大的双眼,渐渐失了光,那左腿上的伤痕也渐渐消去,恢复了活力。
     伤口痊愈,薛洋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上,竟是一道伤口都没有。“难道他不想把那黑店里的人全杀掉?”薛洋心中不禁起疑,“好一个善良仁慈的少年郎!还真只杀那送走妹妹的一人”
“既然你不杀,我便帮你好了。”







                                                                   TBC.

————————————————————————
真的非常感谢有人喜欢我写的东西!!!因为我是学生党,开学五天会很忙,所以大概是周一到周五更一到两章,周末更一到两章。(我尽力ಥ_ಥ)
最后真的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如果有什么意见一定提给我!万分感谢!!!